首页> 社会 > 故事:连生俩女儿夫妻天天吵架,3胎终于怀儿子丈夫却要离婚

故事:连生俩女儿夫妻天天吵架,3胎终于怀儿子丈夫却要离婚

2019-10-24 19:22:51

应用作者苏·子车每天都会读一些故事

他的前额是蓝色和紫色的,一直隐隐作痛。老阳尽量歪着头,以免被别人看见。他摸了又摸手中的麻将牌,然后嘴角带笑。

“五八万,胡先生!”老阳一挥手,得意洋洋地把麻友扔的几张票放进口袋,脸上泛着红光。

已经是午饭时间了,麻友一个接一个地起床,邀请老阳出去喝一杯。这家小餐馆很忙。喝了两杯汾酒后,有人说:“老阳,你妻子来了!”

老阳的身体明显在颤抖。他一放下杯子,就看见那个女人微笑着走过来,伸出手去拧他的耳朵。他声音尖锐:“杨大成,我努力求情,给工厂领导送礼,你在这里喝酒?”

麻友人早已见怪不怪,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在另一张桌子旁坐下,看着老阳被妻子拧着耳朵离开。

老阳离开了,转身对着麻友微笑,眨了眨眼睛,“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妻子,嘿嘿。”

“老阳快乐且怕老婆,”麻友人摸着眼镜打趣道。

“也就是说,现在爱妻子的人都怕老婆,就像我妻子敢拧我的耳朵,我不会杀她。”

……

他的声音很分散,老阳的耳朵痛得嗡嗡作响,然后他听到不断的责骂声。

“杨大成,你可以啊你,工作都快黄了不管了,不如跑到这里打麻将喝酒。你是个失败者!”

50米外都能听到刘宁宁的声音。她气得发抖。她伸手用指甲在老阳的脖子上划了一个红色的记号。她对自己喊道,“我的生活真的陷入了一片混乱。我怎么能嫁给像你这样一个不在乎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失败者!”

老阳垂下脖子听着,一言不发。刘宁宁发泄完怒火后,老阳继续缩着脖子,双手背对着妻子痛苦地跟着回家。回到狭窄黑暗的家。

这孩子在哭,是老阳三十多岁的第二个女儿。老人哄着房间里的孩子们,一些尿布挂在小阳台上。刘宁宁带着他的大女儿从小学回来,在厨房里痛苦地摆弄锅碗瓢盆。

老阳有点醉了。他低着头坐在破沙发上,直到女儿也坐下。他俯身帮她卸下书包。

但女儿只是厌恶地挥挥手,“臭死了,离我远点。”

老阳尴尬地挠了挠头,坐在一旁。他听到他的妻子在厨房里大喊:“别烦你父亲,失败者!”

女儿走得更远,白了她父亲一眼,跟着说:“失败者!”

老阳借酒劲气得跳了起来。在破口大骂和说出一些脏话后,他教女儿,“我是你父亲!你真有硬翅膀,敢这样跟老子说话!”

女儿“啪”地把包扔在地上,大声喊道:“你在家里会对我很残忍,你还能点什么!”有能力出去欺负你工厂的领导,看看他是否能把工作留给你!”

说完后,女儿回到她拥挤的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到处都是碎片。

在工作日,当我女儿没有地方做作业时,刘宁宁会在饭后迅速清理桌子,并在上面放一盏昏暗的灯。女儿会坐在小马上做作业。

老阳实际上对自己的生活非常失望。每天晚饭后,他坐在破沙发上,打开电视。他会用遥控器将电视静音,然后睁大眼睛看电视屏幕上像米粒一样小的字幕。

然而,他的女儿是他唯一的安慰。偶尔,他会在他旁边的小台灯下回头看女儿的作业,认为未来还有希望。

但是他的希望,就像她母亲的一样,似乎已经逐渐不再把他当成父亲了。

其他男人在外面是一家之主,但在他们的家庭中,刘宁宁似乎是一家之主。

他只能在脑子里想一想,因为刘宁宁的声音立刻响起,厨房垃圾需要他倒。

老阳缩着头,抓起垃圾袋,迅速走出房子。当他走出小巷时,他松了一口气。回顾为之奋斗的家庭,这座灰色的管状小房子像一个巨大的怪物,吞噬了一切。

在巷子外垃圾桶旁边的角落里,一群男人在一起抽烟。老阳总是借此机会加入他们,抽支烟,成为一个小偷。刘宁宁不允许他吸烟,尤其是当他怀了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只要她找到一支烟,那将是一场血战。

当我想到这一点时,老阳很担心。当时,工厂正在裁员,有传言说该轮到他们解雇老人了。老阳担心刘宁宁肚子里的男孩吃不饱,穿不上衣服,所以他去考虑买一支好烟,准备给领导。那时,他不知道第二个孩子是女儿。

这是唯一好的香烟。出事了。

他不敢告诉刘宁宁关于被解雇的谣言,所以他对公众隐瞒了这件礼物。但不幸的是,刘宁宁那天早上起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翻了一个他通常带着的破手提包。里面有一支好烟,足够她怀孕期间吃的营养补充剂。

目前,老阳仍在打鼾,他感到耳朵和脖子疼痛。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看到刘宁宁有一个大肚子,头发松散,指甲伸出来挖他的脖子。她的眼睛又红又红,像一个想自杀的女鬼。

老阳吓坏了,他跳起来,一个接一个地打了他一巴掌。刘宁宁拍了他一下,喊道,“杨大成!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就是跟踪你!我的家庭如此贫穷,我怀孕了,不愿意购买或使用它。相反,你抽这么贵的烟!”

“没有正义!没理由。你怎么能这样一个人!我努力工作生下一个男孩!”哭的时候,刘宁宁用拳头。其他女人通常都是故作姿态,不伤人,但刘宁宁不同。

每次她这样打老阳,她都有一股强大的去战场的动力。老阳此时正痛苦地抱怨着。他知道如何解释,但这是无用的。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他只能忍着,低着头不说话,任由她欺负。

在他的鼻子上发现了血,他咽下了唾液,一种鱼腥味的甜味。

光打架是不够的。她还有一个诀窍,那就是用牙齿咬人。没有什么可防备的。老阳的脖子被血咬了。手臂已经开始发青,脖子、脸和前额都开始渗出血来。

然而,刘宁宁仍然迷惑不解,伸手从床边抓起闹钟,砰地一声放在老阳的背上。

肋骨疼,老阳忍不住抓住妻子的胳膊。刘宁宁更加歇斯底里地大叫,导致两个孙子,老阳的母亲和老阳的女儿,在隔壁的小房间里跑来跑去。

他们两人显然是老阳的血亲,但此时他们把老阳看做动物。特别是,六十多岁的人总是擦干眼泪,指责老阳:“我怎么能生下像你这样邪恶的儿子呢?宁宁怀孕了。你怎么能打孕妇?”

女儿会擦干眼泪,跑到母亲身边,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抬起一双含泪的眼睛,愤怒而悲伤地哽咽着,“在你母亲为这个家庭做了这么多之后,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然后女儿会拥抱母亲,一起哭泣。

老阳吸了口烟,叹了口气。

好烟终于发出去了,但那天他的伤被同事取笑了。

有些人嘲笑他:“老阳,你和你妻子吵架了吗?我嫂子也太挑剔了。有必要这样战斗吗?”

领导在附近视察,听到这个笑话,看了一眼老阳在战场上的样子,露出厌恶和尴尬。

工作结束时,老阳来到工厂大门的偏僻角落,用垃圾桶来解手。就在晚上七点钟,城市的灯准时亮了。在这个小角落里,他看见垃圾桶里有一道闪光。

他俯下身去看它。这是一支很好的香烟,因为被拉而在一个角落起皱了。它静静地躺在一堆垃圾和泔水中。

角落里的尿味变得越来越刺鼻。前额、脖子、手臂、肩膀和背部开始隐隐作痛,浑身不舒服。

老阳的手指甲在手掌上掐出了几个红色的痕迹,但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隐隐的疼痛,只感觉到他被刘宁宁殴打的地方正在燃烧。

然后他弯下腰,从一堆灰尘中拿出香烟,抱在怀里。

在小巷的入口处,他撕下香烟,递给偷它的人。

其他人说老阳是如此的强势,以至于他可以带着妻子去买这么贵的东西。老阳沉浸在这种优越感中,听从别人平日不敢说的话。

“那,我负责我们家。她什么也不是。”

“我平时那是痛苦的妻子,就听她的。如果她敢说什么反对的话,我就把她打趴下,叫她父亲。”

……

男人说得又脏又脏,每次你说话我都和我妻子开玩笑。老阳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似乎他一生中最光荣和光荣的时刻就是在这里吹牛,告诉世界他的妻子是什么,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主宰整个家庭。

但是当他回到家时,他立刻收起了他所有的权力和威望,悄悄地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在心里绝望地告诉自己:我正在伤害我的妻子,我是一个好人。

老阳偷偷抽完烟回到家,心虚地先冲到浴室。当他洗澡的时候,他非常开心,喜欢低声唱几首听不见的歌,但是他的女儿会在门口大喊:“别唱了!厌倦了!”

当女儿喊完之后,下一刻刘宁宁会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浴室里的黄色灯泡会随着门的震动而开始摇晃。老阳平静地看着灯泡,开始享受这个过程。灯光摇曳,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哲学家,在梦中。

当灯灭了,梦就结束了。夜晚的生活安静而嘈杂。大女儿必须学习,不能发出任何噪音来干扰她的作业。

但是小女儿又是个孩子了,她会哭着大吵大闹。刘宁宁脾气暴躁。如果两位祖先中的任何一位不停止,她会对老阳大喊大叫。老阳太忙了,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结束。

当他晚上睡着的时候,老阳仍然想知道为什么他要和刘宁宁呆这么多年。

他想,他真的是个圣人,只是因为婚前阶段不小心让她怀孕了,敢忍着拉这张卡,这么多年也下来了。虽然她脾气不好,但她真的是在养家糊口,并为他生了两个孩子。没有信用和努力工作。

老阳翻了个身,仍然保持着饱腹感,想着寻找另一位领导人,看看他如何能找到保住这份工作的方法。刘宁宁不挣钱,他的家人不得不依靠他来养活他们。没有工作,这是不可能的。

刘宁宁不知道工厂已经开始为一群老员工“休假”。事实上,他们已经没有工作可做了。不幸的是,老阳就是其中之一。

有些男人不敢告诉他们的家人,也不敢在工作时间外出散步,让妻子知道。他们每天聚集在工厂附近的麻将馆里打麻将,集思广益,想办法讨论该做什么。

更多的人知道老阳的妻管严行为。刘宁宁口才很好,每天都跑到领袖家去拦截领袖,拦截领袖的妻子,称赞老阳。

这样的家庭很多,领导人早就习惯了。然而,当这些老员工离开时,一些新来的年轻人却不熟悉这个行业,也不那么守纪律,从而破坏了一批产品。

这一天,刘宁宁拉着老阳,就像母亲拉着自己的好儿子来到领导层。

最近,每天都是这样,老阳特别尴尬,为自己的年龄感到羞耻。我不知道命运在这一天降临到他身上。

领导人谈到年轻人工作中的缺陷,给工厂造成巨大损失,刘宁宁恰当地补充说:

“现在的年轻人,哪有听话、叛逆的。如果你看看我们家的老阳,我说他不敢去东方的西方,更不用说工厂分配的任务了。虽然他不聪明,但他以诚实取胜。他一生中最大的技能就是服从。”

老阳连连点头。

这位领导人听说过老阳的妻管严行为,在思考了这些行为之后,他回忆说,一旦做出决定,老阳将继续他的工作。

麻将室里没有老阳。其他人都在背后小声说老阳受到了祝福。

"妻管严,当家作主,放心,老阳的妻子真够好的."

“老阳的生活真好,有这么好的妻子,繁荣的丈夫……”

其他人越来越羡慕夸耀,夸耀的是老阳的妻子。

老阳隐约听到了所有这些谣言,甚至想到了一个主意,“原来我妻子很好。”

这样一想,似乎当她的脾气发作时,就没什么可拳打脚踢的了。就男人而言,他们应该对女人发泄。

老人总是教导他:“宁宁是个女人。你永远不会理解生两个孩子的痛苦。为你而死是多么伟大的事情。”

当老阳兴高采烈地回到工作岗位时,他回家去看刘宁宁,他甚至重燃了一些多年没有出现的爱。

一想到要生孩子,他就非常痛苦,觉得自己又软了。他只想听妻子的话,完全服从她的意愿。

晚上在狭窄的床上,老阳轻轻地小心翼翼地移动。一边害怕被墙隔开的吵闹的孩子。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像小偷一样安静地生活着。另一方面,他对妻子的再次温柔让他充满了怜悯。

他俯在刘宁宁的耳边说:“生个孩子。”

“现在工作得救了,这次我们得到了一根棍子和一个铁饭碗。我们将来不会为此担心。”

“老人越来越老了,如果他不生男孩,他会害怕后悔的。”

……

刘宁宁的眼睛亮了起来,“这次有汇编吗?”

老杨德义点点头,汗水从鼻尖滴落在刘宁宁的脸上。

通常这一次,老阳觉得自己像个男人,主宰着女人之下的一切。这种感觉让他疯狂。尤其是在刘宁宁知道自己有了权势之后,他变得温顺听话,同意了生男孩的愿望。

很快,刘宁宁又怀孕了。

它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两个月内,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刘宁宁的脾气越来越坏。据说孕妇脾气不好。

老阳每天都致力于和他的妻子打交道,但无济于事。

我今天睡觉的时候忘记关浴室的灯了。我明天进来的时候没有换拖鞋。后天我不小心丢了50美元。

各种琐碎的事情,每一件都足以让刘宁宁的脾气爆发一次,不要将老阳捏得鼻青脸肿不能放弃。

同事们经常可以看到老阳胳膊上的抓痕和他蓝色的前额。

老阳总是向打碎的玻璃解释说,他们巷子外面有一根电线杆,他会偶然碰到。自然,没有人相信这样愚蠢的谎言。

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大女儿罕见地做了一个和父亲友好的手势,要100元,说她想和同学出去,不敢告诉母亲。老阳优雅地拿出两张五十美元的钞票,递给了他的女儿。他还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摸了摸她的头。两个人在家就像小偷。

老阳只是想让女儿心里明白,她父亲爱她,是她坚强的后盾,也是合理的。我需要一些钱和我的同学出去。没什么?

但那天晚上他走回家,进门时被从远处扔来的擀面杖击中了鼻梁。

刘宁宁真的很擅长这个。一根擀面杖击中了鼻梁,老阳的鼻血被擦掉了。

“你为什么给她钱!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刘宁宁的声音尖锐刺耳。他冲过去抓住老阳的衣领,举起手机给老阳看照片。(书名:《妻管严》,苏子车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一篇:看来美国也急了,10月2日四射民兵III洲际导弹,下一代核弹
下一篇:「夜读」废掉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让他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