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 老家乡村的裁缝

老家乡村的裁缝

2019-10-25 15:06:22

温:张文凤

照片:云淡风蓝

漫步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各种时装店和服装店比比皆是,各种华丽的服装令人眼花缭乱,势不可挡。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缺少衣服和食物。我很长一年都不经常添加衣服。只有在春节期间,裁缝才会被邀请为家里做一些体面的衣服。因此,做新衣服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大多数时间做新衣服是在临近新年的冬天。村里的人拿出累积的布票,到城里或魏镇的供销社去拉几尺贵重的布。你可以请裁缝师傅来你家。裁缝带着缝纫机和熨斗来到你家。通常,大师会带领一个弟子帮助他。

那时,学习裁缝手艺也很受欢迎。学徒学裁缝需要三年时间。他刚学的学徒主要做简单的任务,比如缝纽扣、锁扣眼、扣纽扣和拧衣服边缘。半年或一年后,你可以踏上缝纫机,把师傅裁剪的布料整合成一件完整的衣服。整合布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基本技能。如果工艺不好,机器的缝合线就会弯曲。

只有当学徒能熟练地使用缝纫机时,大师才能真正教授切割方法。为了避免学徒们过早学习他们的手艺,他们在三年结束前设立了一个单独的门,独自战斗。大师通常要等到第三年才教他们手艺。

当裁缝到达时,他首先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工作场所并安装了缝纫机。然后他从主人的房子里拿出一块干净的门板,用两条长板凳支撑着。一大块蓝布铺在上面。那是他们的工作台。工作台上除了剪刀、刷子、布尺和旧熨斗外,什么也没有,周围都是一些布。

裁缝首先测量成人和儿童。他拿着画笔,在新布上做了各种各样的标记。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写在一个小笔记本上。然后主人的剪刀熟练地“咔嚓”一声剪下布料,缝纫机“咔嚓”一声开始工作。

傅,一个经常来我们村的裁缝,姓黄。人们习惯叫他朗·包惠。黄师父是个中年人。他的脚有点瘸,走路一瘸一拐的。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看着他天真迷人的样子很有趣。我去向他学习,走了几步,经常引起大人的一阵大叫。

郎辉大师工作非常认真。他做的衣服不仅耐用而且合身,所以他是这个村子的常客。那时,制作新衣服的风格非常简单和单调。它们都是一样的,男式中山装、女式领大衣和带“手表包”的童装。

所谓的手表包是指胸前有一个口袋,上面有一个像屋檐一样的小盖子。那时腰带仍然很流行,因为孩子们年轻时都穿着开裆裤,腰带是皮带,能够穿也是身份的象征。郎辉大师也顺应了时代潮流。他将为村里的男孩和女孩们做流行的衣服,比如人们经常喜欢的衣服和喇叭裤。

郎辉大师仍然喜欢同时做事。当他感兴趣的时候,他哼着一些不知名的曲子。他旁边的缝纫机仍在“咔嗒”一声陪伴着他。他就像在演奏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那时,裁缝的主人来做新衣服,主人不得不照看食物。我祖母是一个善良好客的人。在裁缝们在我们家的日子里,祖母早上给主人带了一碗酒糟和鸡蛋,拿出他们不想吃的鱼来招待他们。因此,裁缝非常喜欢来我们家,有时甚至别人家的衣服也是在我们家做的。

对乡村裁缝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做结婚礼服。人生只有一次婚姻,这个国家的人们非常重视它。首先要准备很多布料,一些给新娘和新郎,一些给朋友和家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裁缝总是很忙。

裁缝工作时,我经常好奇地看着。缝纫机的踏板有节奏地上下移动。头上的针尖像小鸡啄米一样啄着。梭子在机器顶部来回旋转。这块布像流动的云一样漂浮着。这时,裁缝的师傅就像一个画家,正在画一幅宏伟的画。我不禁想知道为什么男人能用一双粗糙的手做这么好的工作...

当一个村庄的裁缝师傅们忙着去西方的时候,他们经常要度过一个大冬天。当他们完成这些任务时,一年的步伐将慢慢接近。他们收拾好行李,告别了主人的家,仍然拿起裁缝的东西,轻松地回家过新年。

在孩子们的期待下,新年到来时,大人拿出他们做的新衣服,全家人穿上新衣服。他们都兴高采烈,孩子们的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如今,现代服装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各种时尚服装频繁上市,裁缝逐渐退出农村舞台。这个行业已经从普通世界消失,只给那个时代的人们留下挥之不去的记忆。





上一篇:基因测试真的靠谱吗
下一篇:手术机器人化身疾病“终结者”开启烟台外科手术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