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 > 陈毅为何对张爱萍说“我这个市长的椅子能坐得稳,你是立了大功呢

陈毅为何对张爱萍说“我这个市长的椅子能坐得稳,你是立了大功呢

2019-11-16 10:49:21

1949年5月12日,由新四军主力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发起了上海战役。在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和帮助下,经过16天的血腥战斗,上海于5月27日获得解放。上海之战杀死了7785名烈士,革命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取了上海的新生活。明亮的红旗在黄浦江畔的冉冉升起,宣告了上海人民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压迫下的苦难历史。人民的新上海将与旧上海的罪恶一起被彻底埋葬,并将从现在起崛起。

但是,蒋介石的反动集团和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不愿失败,尽一切可能摧毁它。许多新四军老兵为保卫和巩固新上海而战。1949年5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松湖驻军成立。据不完全统计,89名新四军退伍军人参与接管上海,并在驻扎上海的陆海空部队中担任军以上领导职务。其中,新四军35名退伍军人在驻上海军队中担任过军以上领导职务。

新四军退伍军人担任上海空军基地第一政委。

松湖驻军积极配合公安部门清除敌人残余,维护公共秩序,消除战争痕迹。共清除了24,904枚地雷,拆除了18,000多个掩体,并吸收了22,063名士兵。其中国民党军官2739人。在一年中,侦破了3000多起案件,抓获了10000多名敌方特工和罪犯,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松湖驻军由老战士、新四军副司令林伟贤率领。他精心组织部队检查地形,了解社会形势,掌握敌情,精心设防,在“4·27”突袭中,驻军地区投入2万多名官兵,抓获反革命分子8826名。他还指示部队包围和镇压驻扎在上海周边地区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和土匪。

上海解放初期,防空力量薄弱,国民党飞机的空袭在上海猖獗。仅在1949年7月,一个月内就发生了27起爆炸事件。1951年1月25日和2月6日,国民党派出数十架飞机在上海进行多轮轰炸。近2000人死伤,3000多所房屋受损,发电量从15万千瓦急剧下降到4000千瓦。这座城市一度被切断水电供应,造成了严重的混乱。在解放上海的战斗中,这座城市没有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陈毅市长指出:“1949年5月27日,我们解放了上海,但我们只解放了领土,没有解放领空。因此,上海只解放了一半。”上海市委领导积极处理善后事宜,并提请党中央协调苏联空军到上海支援防空作战。1950年2月8日,中央军委向上海派遣了两个高射炮团,原打算保卫首都北京。2月17日,他们被编入松湖驻军的防空作战序列。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在莫斯科向苏联方面提出了要求。双方同意,中国政府将正式聘请莫斯科防空部队前指挥官米哈伊尔·巴克斯基中将(Mikhail Bakkisky)率领一支混合防空部队前往上海协助防空。

为了加强上海的防空力量,空军上海基地成立于1950年。当时,新四军老兵、华东空军预备团团长兼政委罗卫道担任基地第一任政委,组织部队与苏联空军合作保卫上海领空。从陆军到空军,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此外,飞行是一个高风险领域。红军老兵罗卫道不怕任何风险。他克服了文化低、基础差、年老体弱的困难,坚决参加飞行训练。当时,协助中国的苏联防空和防空联合部队指挥官米哈伊尔·巴克斯基(Mikhail bakkiski)担任他的老师,亲自领导了这次飞行。罗卫道很快掌握了基本技能,成为了一名专家级的空军领导人,参与了指挥部队的防空作战。1951年,华东军区防空司令部和上海防空司令部成立。何薛敏(毛泽东主席夫人何子珍的兄弟)、刘文学和江田然分别担任副司令员、副政委和参谋长。1952年,空军第四军成立。新四军的熊应堂、余明、江腾蛟、周建平、张盛强、曲闻道、蔡元和其他退伍军人在军队中担任领导职务。

上海解放后,新四军老兵、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张爱平率领该机构进驻上海,同时担任上海军区海军接管部部长。华东军区海军有22名军以上领导干部,其中新四军退伍军人18名。新四军老兵陶勇、赵祁鸣、康志强分别担任华东军区海军第三司令员、第二军政委员和第四军政委员。华东军区第一海军纵队的前身是原新四军海防纵队,曾由陶勇兼任司令员。这支军队自1949年10月以来一直驻扎在上海,以保护上海的建设和发展。

上海是人民海军解放东南沿海岛屿的一系列战斗的起点。1949年10月,新四军老兵、华东军区海军第一纵队司令张元培率领13艘船从吴淞口到白龙港、崇明岛执行剿匪任务。11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宣布,来自舟山的28名盗匪乘坐三艘船,停泊在白龙港以西。那天晚上12点,我们的艇队派出3艘炮艇和2艘登陆艇在夜间发动突袭。15日拂晓,我们的船队包围了敌舰,跳上船,俘虏了所有的强盗。12月10日,又有两艘炮艇被派往崇明的南北港口。他们与第88军分区合作,完成崇明和衡沙之间的剿匪任务,保护水上运输和渔业生产的安全。

市长陈毅打电话感谢张爱平

1949年6月,国民党海军在美国的支持下,宣布对长江口以北至山东半岛的上海港和沿海实行武装封锁。1950年1月,国民党海军在上海长江口和南北水道埋设下一批地雷,严重威胁上海港每天处理数千万吨物资的航运业的安全,影响上海600万市民的生产和生活,影响我国海军舰艇的海上活动。

1950年3月19日,华东军区海军成立了排雷旅,新四军老兵孙宫非任其大队长兼政委。当时,没有正规的扫雷船,部署了10艘25吨的登陆艇代替扫雷。5月初,在武松河口周边的元元沙、新港、横沙等岛屿以南的河流中发现了9枚地雷,这些地雷被汹涌的海浪冲走,漂浮到水面上。专家认定它是日本制造的“93”型触发地雷。据此,排雷队也进行了特别培训和准备。

从6月19日到7月2日,进行了第一次排雷。由于设备落后,缺乏经验,没有结果。然而,由于设备和技术的限制,不可能准确确定雷区和发布导航通知。6月19日,巴拿马货船“胡夫号”突然触雷,24名船员被扫雷部队救出。华侨商船“香山”号于6月20日,我国商船“新海宁”号于7月24日,英国商船“济南”号于8月16日,我国商船“杰Xi”号于8月21日先后触雷。除了我救起并放在浅滩上的“济南”,其他四个都沉了。一系列客货船遭雷击沉没,引起了国内外各界的极大关注。周恩来总理亲自从北京打电话询问情况,并要求尽早排雷。华东军区司令员、上海市长陈毅指示,必须尽快清除这些地雷。

为了消灭这些水下“敌人”,张爱平司令员专程从南京到上海亲自乘船进行雷区侦察,并决定将五艘登陆舰改装成扫雷舰。9月11日,20艘船只封锁了长江口内外的所有水域进行清查。9月21日,新四军老兵、华东军区海军第七舰队司令饶守坤亲自带领部队执行排雷任务。经过20多天的战斗,长江口航道被宣布开放。陈毅市长打电话给张爱平,俏皮地说:“爱平同志,我是一个能坐好椅子的市长。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必须非常感谢你!”华东军区通知并赞扬了排雷旅。为了防止敌方特工再次布雷,华东军区海军曾每天派出船只巡逻吴淞口和嵊泗群岛前线。每周都将派出扫雷艇检查和清扫长江口航道,以确保安全。

消灭舟山群岛残存的国民党军队

1949年12月,中国西南解放后,台湾有国民党残余部队48万人,20万人,舟山有12万人,海南有10万人,金门有6万人。凭借海军和空军的优势,他们撤退到东南沿海的300多个岛屿。试图以台湾为最终落脚点,以海南、舟山为主要支撑点,以到达大陆的近岸岛链为封锁攻击点,才能生存下来。驻扎在舟山的国民党军队,尤其是其空军飞机,对上海构成了巨大威胁。

1950年4月25日,第三野战军决定组成南北两个突击队,由第七团和第八团的六名士兵组成,在海空军的协调下攻占舟山群岛。第五舰队改编自华东军区海军第一纵队,派出10艘战舰和一个登陆艇旅组成陆上运输编队,搭载陆军第一梯队登陆。正当我军全力以赴准备战争的时候,国民党知道了我军行动的目的,人民海军的作战能力大大提高了。尤其是5月1日,海南岛登陆行动的胜利惊动了蒋介石集团。5月13日至17日,44艘大型登陆舰在美国海军舰艇的参与下动员起来,舟山群岛的国民党守军全部撤离。

浙江东南沿海的岛屿是南京、上海和杭州的屏障,是上海港南北海运的必经之路。为了封锁这条主要的海路,前国民党江苏省主席丁潘智带领了数十名土匪,如张禄、袁国祥、黄八梅,他们被称为“东南人民反共救世军”。他们在嵊山、四礁、小洋山和潭湖山岛周围设置防御工事。他们肆意掠夺,破坏渔民的生产,威胁航行安全,严重影响国家经济复苏和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1950年2月1日,华东军区海军第一纵队成立炮艇旅,这是人民海军第一个轻型战斗旅,辖45艘炮艇和登陆艇。老新四军老兵陈江雪担任第一大队长。经过短时间的训练和巩固,该旅立即参加了解放长江口外围岛屿、杭州湾和浙东沿海岛屿的一系列战斗,做出了突出贡献。

第一场战斗发生在浒苔岛上。谭湖山岛上的土匪黄八梅。他是太湖惯匪黄舒悦的第八个女儿。从童年起,他就练习两把枪,并能左右开弓。作为一个老人,他曾经崇拜上海、青帮和杜月升。后来,组建了一个1000多人的团队,自称是“忠诚救国军”,并担任其指挥官。1942年初冬,她和浙东三带土匪头子艾庆章等2000多人,在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朱仝的命令下,袭击了浙东新四军第三和第五支队,抢走了库存的棉衣和500多块坯布,遭到浙东游击队的毁灭性打击。黄独自在船上逃走了。从那时起,杭州湾地区发生了各种各样的犯罪。

在这场战斗中,海军舰队由8艘炮艇和4艘登陆艇组成,充当火力支援掩护和拦截匪船。与此同时,第五舰队派出四艘登陆舰搭载一个营的军队在岛上作战。这两个战舰编队由炮舰旅长陈江雪统一指挥。1950年6月15日晚,军舰编队从上海吴淞港起航。它一离开长江口,就遭遇大风大浪,航行困难。风力继续增加到6级以上。陈江雪决定在涨潮风浪减弱后抛锚继续航行。

16日清晨,风浪减弱,潭湖山岛抬头可见。与陆军司令讨论后,陈江雪决定立即率领5艘舰艇进攻。12时,三艘登陆艇分别载有一个步兵连,降落在该岛北岸。上海岛上的强盗认为他们可以放心,因为他们与大海隔绝,风很大。当发现我们的军队已经登陆时,强盗们向四面八方逃去。登陆部队到处搜查,抓获了敌人大队长手下的46人、4艘船只和一些武器弹药。根据囚犯的陈述,另一名土匪头子张艾奇带领船只出海抢劫,并计划于17日上午返回。我军立即派出一个艇队将强盗船包围了一半,一举消灭了40多名海盗。

清剿长江口的土匪

嵊泗岛解放。嵊泗群岛横跨长江口东南海域,控制进出上海港的通道。国民党组织了以连广金为首的500多名海盗占领该岛,骚扰和破坏长江口和江浙沿海。1950年7月初,华东军区海军派出6艘舰艇配合第98军分区解放嵊泗群岛,歼灭敌军300余人。7月11日,新华社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在人民海军的配合下,于7月7日和8月8日占领了长江口外的嵊泗群岛。”该岛解放后,上海和浙江的商船变得更加安全,附近的渔民出海捕鱼

在皮山岛上。1950年7月9日,陈江雪率领10艘船南下,与第21军第62师合作登陆海岛作战。到达海门后,新四军老兵、当时的62师师长周纯麟等领导已经在码头等候。着陆后双方立即研究了作战计划。陈江雪说,参加战斗的10艘船的排水量只有25吨。其中,炮艇配备了一门13毫米的双炮和两挺重机枪。登陆艇配备了两挺12.7毫米机枪。

周先生想,我们的10艘船加起来只有250吨,敌人的“泰”号护卫舰有1000多吨。敌人舰炮的口径是127毫米,我们舰炮的口径只有13毫米,差距太大了。他说,“你能驾驶这艘小船吗?是否给上级发电报,甚至建议一艘军舰。”按照周先生的意见,陈江雪给他的上级发了一封电报,上级回答:“克服一切困难,坚决完成任务。”

陈江雪组织了一次干部会议,研究如何扬长避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完成作战任务。最后,我们决定在夜间偷袭敌人的锚地,利用我们的小规模和良好的机动性,采取突袭战术与敌舰进行近距离作战和夜战。为了弥补小口径火炮的弱点,采用了手榴弹和炸药的集中使用。将几枚手榴弹绑在一起,用炸药引爆。每艘船都配备了几名战友。当接近敌舰时,他们会投掷手榴弹、炸药和火箭发射器。与此同时,军队在摩托艇上安装了反战炮和山炮,并将它们与海军炮艇结合在一起作战。

7月11日,陈江雪率领6艘船,乘坐30多艘摩托艇和62师的2个营前往皮山岛。此外,有3艘船和另一部分师的部队,他们用30多艘摩托艇在海上佯攻,以迷惑敌人,并充当进攻的后备力量。12日凌晨4点,他们对皮山岛发动攻击,击沉两艘敌舰,俘获三艘敌舰,杀死100多名敌人,俘获敌人大队长以下30多人,协同军队歼灭200多名敌人。陈毅、苏羽、谭震林等华东军区领导发布了表彰参赛船只的总命令。

长江口中部的佘山岛是进出上海港和长江的咽喉。400多名海盗和40多艘帆船把这个岛作为他们的据点,抢劫了我路过的船只。1950年8月25日,陈毅司令员命令华东军区海军组织力量清除长江口地区的海盗船。9月10日,华东军区海军派出20艘船只封锁了这条河。那晚强盗听到这个消息后逃走了。我军缴获了一些枪支弹药,派了一个连去佘山岛控制长江口水域。

1950年12月,为了更好地完成保卫上海的任务,华东军区海军和驻上海空军首次联合举行军事演习,提高海上和空中防御能力。

1951年2月,华东军区海军召开了一次关于巡逻剿匪和保护鱼类的作战会议,并发布了取缔沿海土匪的命令。这一年,华东军区海军单独或与陆军合作进行了39次剿匪战斗,歼灭敌军500余人,击沉17艘匪船,缴获35艘匪船和大量武器装备,并与陆军合作歼灭敌军299人。与此同时,入侵中国领海的外国船只被捕获和驱逐,维护了国家主权,确保了航运和渔业生产的安全。

(作者是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

总编辑:张军文字编辑:陈琼科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琳


新疆11选5 江苏快三投注 幸运快三手机APP




上一篇:特别策划「新兵的世界」:入伍前准备完毕,请您指示
下一篇:泉州超过2800人名叫“建国”我叫建国我的故事